记者走访西湖龙井产地:“天价”茶本身并不值那么多钱(图)

  一杯淡淡的春茶,本应令人颊齿留香,却因身价太高引来无数争议。今年,继西湖龙井爆出每500克18万元的“天价”后,河南一地方名茶也推出一款每500克13万元的茶中奢侈品。在名茶汇聚的安徽,上万元一斤的春茶品种也不在少数。

  是茶叶本身真值这么多钱,还是背后另有推手?记者来到正处于春茶采摘期的杭州西湖龙井产地,走访春茶市场,试图找出催生“天价”的原因。

  上月底,西湖龙井头茶尚未上市之前,500克西湖龙井头茶在一次预售义卖会上即拍出了18万元的价格。如此高价,不仅网友纷纷摇头,杭州市民也大惑不解,记者乘坐出租车前往茶园、茶市时,几名出租车司机都说:“十几万元的茶,谁在喝?这个价格也太离谱了!”

  杭州的茶商却连连喊冤。西湖龙井老字号杭州狮峰茶叶有限公司董事朱健说,那只是一场慈善义卖,拍出多高的价格都不奇怪。西湖区龙井茶产业协会会长、杭州西湖龙井茶叶有限公司董事长戚国伟介绍,春茶“拍卖”,只是企业的一种销售方式,起到广告宣传的作用,并不能代表整个市场。他透露,这种“天价”茶数量非常少,最多只有0.5千克,大部分茶叶还是符合老百姓的需求的。

  一名跟踪西湖龙井市场多年的茶客说,神算王。每年在春茶开采前都有类似的拍卖,实际上是为当年的茶市预热,这样的做法各地都有,出现的价格也不能反映市场情况,行内人都知道是自己人玩玩,没有实际意义。他认为,网友不了解实情,反应有点过激。

  虽然每500克18万元的茶只是预示茶市开启的一个“大炮仗”,但每500克三四万元的高价茶却是线日,今年首场西湖龙井拍卖会上,3个传统品牌的特级西湖龙井以3.6万元-6万元/千克不等的价格成交。在盛产名茶的安徽省,极品太平猴魁每500克售价高达2万元,极品的六安瓜片每500克也卖到1.5万元。

  每500克3万元的茶叶,朱健认为价格并不高,其他很多茶种远比龙井卖得贵,如最贵的大红袍,有拍卖到每500克二十多万元的,滇红也卖到每500克数万元。他还纵向比较了一下,指出民国时期每500克上好的西湖龙井售价高达30块“袁大头”,而当时一头牛的价格才几块大洋。他说,最好最贵的茶,是在特有的区域内、用特有的方法炒制而成,每棵茶芽头的大小、采摘的时间和炒制的香味都有要求,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产出的茶口感独特,且数量极为有限,有时一年才出100千克,卖出3万-5万元/500克的价格,他觉得一点也不离谱。

  杭州龙井茶叶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祝百昌也说,从茶农手中收购最好的茶叶就要四五千元/500克,再从这些好茶叶里精挑细选,每4000克好茶叶里才能挑出500克极品。高档包装盒、原产地二维码和西湖龙井证明商标等也是成本,所以每500克三四万元的价格并不贵。

  虽然有每500克数万元的茶出现,戚国伟说,中国毕竟有这么多茶园这么多茶农,如果都往高端上靠,那就成问题了,所以这不应成为主流趋势。

  无论一万元还是十几万元一斤,在老百姓看来,这都是距离自己太远的高档茶。那么,是谁在消费这些特级茶呢?

  杭州一家茶叶专卖店的销售人员说,上好的茶叶都是被买去送人,很少有自己喝的。安徽的一家茶叶经销商直言不讳,送礼消费成了高档茶叶的主力军。前文提到的茶客透露,今年杭州特级西湖龙井的销售形势并不乐观,因为房地产企业是往年的购买主力,现在房地产不景气,很多老客户今年不再购买特级茶。他还隐讳地说,这种每500克三四万元的极品茶,一般都没有成交量,不知道哪里去了。

  朱健则说,这些特级茶的目标消费群体是“懂茶爱茶”的人,为了让他们能买得起,所以把茶叶做成很小的包装。如每500克5万元的西湖龙井,做成2两装的包装,单价小,才能让更多的人喝到。

  可即使是2两装的包装,一盒的价格也高达1万元,绝非一般人能享用得起。祝百昌则坦言,高档茶就不是给老百姓喝的。

  “天价”茶到底是物有所值,还是价格远远偏离价值的“奢侈品”?没有精确计算过,谁也得不出准确的结论。戚国伟说,就事论事地说,并不是茶本身值这么多钱,当中还有很多因素推高它的价格,如文化内涵、茶的品质还有一群真正爱好茶的茶友等等。

  在西湖龙井茶基地一级保护区内的翁家山,茶农倪阿慧说,她家有7亩茶,每年最好的头茶只能采到3500克左右,平均一亩采500克,收购价和自售价均为每500克3500元。而她和戚国伟均曾经提到,有北京的公司来此地收茶,按每500克3500元的价格收来的茶,在北京的市场上售价为每500克八九千元。

  在茶叶市场跑了十几年的茶客黄义青对叫价数万、十几万的茶不太感冒,他认为就是不大规模生产的茶叶,数量有限,再加上环保有机等概念,事实上茶叶与普通的好茶没有太大区别,但因为有市场,才生存下来。(特派记者 姜燕 周馨)